风城前方-新秀挑起加索尔大梁 我是天津人
来源:优德S出品    2006年07月11日

中盟铜雀春深

锁的是什么?是“寂寞”。

一位侠士,一支宝剑,一匹银马,一条古道。那是一条鲜为人知最终同向铜雀台的古道。

马踏黄沙,尘土飞扬。漫落的颗粒散落在被风掠掉的花瓣上,那不是简单的风,那是“杀气”!

樊城大捷,但暮年的曹操却已感精疲力竭。最近头疾常犯,睡觉也频梦。不过,正巧今日皇上送来一位宫女。

曹操闭目侧卧,问:你,叫什么名字?

宫女答:如烟

曹操心不在焉的说:会唱吗?

如烟:大王说笑了,自然会。

这样的回答,突然让曹操觉得似曾相识。好像第一次见到王后卞氏时她也是这么说的。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:那唱一个吧。

如烟:蒹葭苍苍……

曹操打断她,说:听说,最近皇上也经常唱蒹葭?

如烟:是

曹操话锋一转,问:我的那两个女儿和皇上怎么样了?

如烟回答:甚好!

曹操哼了一声,说:呵呵,好一个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啊!呵呵!

说完,曹操睁开双眼,起身前往王后处。那眼睛中的寒光不禁让如烟直打寒战。

卞王后与宫女侍人见到曹操时,皆附身下拜。早已习以为常的曹操对此已经毫无反应。 唯独看到一老妇人仍然背对他坐着。初觉愤怒,然后心又为之一震!房间里的空气随之凝结,最终还是曹操打破也沉寂,对那位老妇人说:你,还好吧?

老妇人没有回答他,倒是一旁的卞氏说:近日,常请大姐到我这里,聊聊天。

曹操嗯了一声,也没在说什么,转身离去。

原本打算和卞氏说说话的,没想到却碰上已经被休的正妻丁氏。这么多年来,回忆至此懊悔不已!悔恨当初不应一时愤怒一纸休书!边想边走着,听到一阵歌声:

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人何哉?”

曹操寻声,原来正事那如烟。不知为何,竟然心生出些许怜悯。微微的说:有何忧?如烟看魏王到此,收了歌声,低头说:不敢。曹操说:说出来吧,或许能好受些。如烟抬起头说:大王果真想知道?曹操掉了点头。如烟:我自小丧母,是父亲讲我带大。后来一支军队屠杀全城。后来被人带到许都。现在又被送到魏王这里。曹操:乱世之中,战争给无数的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!可谓“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”如今能在这乱世中存活下来,便是不幸中的万幸!那么,你还有什么亲人吗?如烟:有。曹操问:是谁?如烟:心底的那个人!曹操又问:他还在吗?如烟:他,一直在我心中。曹操忽然想起来什么,说:你的家在哪里?如烟:徐州!

兴平元年,(公元194年)曹操率兵血洗徐州……

曹操走到窗子旁,夜空之上,皓月如钩,说:孤,很小的时候。母亲就去世了。孤还依稀的记得梦中梦见母亲的时候。母亲每次都对我微笑,可每当想去抚摸的时候,就会突然消失!随后梦醒时分,欲哭无泪。

一旁的如烟,不免心思沉重!看着眼前这个拥有天下最大权利的男人!

曹操转过身来,说:来与孤饮几杯酒吧。如烟:最近大王常犯头疾。还是不要饮的好!曹操对一旁的侍人说:备酒!不多时,有人将酒送到曹操跟前。曹操斟了一杯,拿在手中。转而又去仰望夜空。指了一下窗外,说:看,站在着里,便可俯望天下!如烟:那,在大王心中。到底什么是天下?曹操听此,眼前一亮!这么多年来,好像只有她问了这样一个问题!于是曹操不知不觉对如烟多了几分好奇。至于问题,曹操一饮杯中酒。酒穿肠肚,有了几些振奋。夜空寂寥,素月如练!不禁脱口而出: 对酒歌,太平时,吏不呼门。

王者贤且明,宰相股肱皆忠良。

咸礼让,民无所争讼。

三年耕有九年储,仓谷满盈。

斑白不负载。

雨泽如此,百谷用成。

却走马,以粪其土田。

爵公侯伯子男,咸爱其民,以黜陟幽 明。

子养有若父与兄。

犯礼法,轻重随其刑。

路无拾遗之私。

囹圄空虚,冬节不断。

人耄耋,皆得以寿终。

恩德广及草木昆虫。

如烟道:好一个太平时啊!曹操说:那么,在你心中的天下是什么样的?

如烟不假思索,说:我所知道的,是能和 家人在一起。骨肉不再分离!天下再也没有战乱纷争!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天下。曹操目光凝重的再一次落到如烟的身上,然后又回到那个看似平静却躁动不安的天下!……他,开始关注这个“普通”的宫女。

第二天,铜雀台。一队礼官匆匆的在如烟身边走过。如烟叫住他们,问:请问,什么事如此匆忙!带头的礼官回答:是大王新颁发了一个法令!如烟:什么法令?

礼官:正巧,大王命令我们向和行宫处分发,这是您的。说完,一礼官递给了如烟一份。如烟慢慢的打开,内容是:凡年女性满七十以上,无丈夫儿子供养者;儿童年纪十二以下无父母兄长抚养者;百姓贫穷不能自我赡养者,由国家按家庭人口提供贷款。老耄九十以上,生活无法自理由国家出护理一人照顾其起居。

礼官又说:此法令是大王亲自撰写。并且还特别说,一定由国家全权担负所有费用!

如烟,心头一紧。眼泪似乎在眼眶中打转。望向窗外,心中不禁问道:天下!到底什么是天下!……

忽然,她看见一只飞鸟!这只飞鸟似乎皇宫里才有!

深夜,曹操批阅奏章。如烟静静的在一旁服侍。曹操不时的会凝眉深思,有时也会询问一下如烟是如何看待的。这些让如烟感到,眼前这位已至暮年的男人,不并是世人所说的奸诈、狡猾、实为汉贼的人。至少不完全是!其中,他更应该是认真大胆,不失细腻感性的人。如烟心中冉起一种对曹操别样的感觉。

然而,如烟忽然感到一丝的不详。抬头望向屋顶,似乎有一个人……

正在这时,曹操说:如烟,过来陪孤说说话吧。说完走向窗子旁边。举目远眺,缓慢的说到:陶陶谁能度?君子以弗忧。年之暮奈何,时过时来微!

如烟的心有些痛!

第四天,如烟一往来到曹操的行。就看曹操立视注目着一幅围棋棋谱上。如烟缓缓的走进曹操,看起棋谱。曹操说:来,看看。如烟慢慢的说:这盘棋,黑白交织!水火不容!但又却是相生相依!无论如何谁也不能脱离对方!

曹操点了点头!说:他来了!如烟一惊!说:我之前看到了!曹操没有一点吃惊,继续说:他给我一幅棋谱!如烟问:为什么给大王一幅棋谱!曹操没有直接回答他:他的杀气很乱,然而又有所顾忌!我和他交谈后,最终放弃了刺杀!并给了孤一张棋谱!孤参悟一夜!终于料破天机!如烟:是什么?

曹操:是天下!是和!用剑可以杀死一个人!但杀不死是他的精神!用武可以灭掉一个国!但灭不掉的却是国魂!只有和才是天下大道!

如烟静静的问:谁与谁的对弈?

曹操说:他与一位老妇人!如烟问:大王能告诉我是谁?

曹操说:因为战争!因为我,夺走了属于我和她的儿子!然而就在这时,去祭奠了典韦!她说她理解我,因为天下!知道我所做的一切!我的理想,平定天下!这么多年来,在那些人眼中孤托名汉相却实为汉贼!说我要篡汉自立。没想到!最理解我的居然会是她!如烟:丁氏。曹操没有说什么。如烟说:可是他从未失手。曹操:他割了孤王的头发!如烟:那他在哪?曹操:壮士一去兮,不复还。如烟跪下说:恳请大王,允许我去追寻他!曹操:我会履行对他的承诺!不过,如烟,人生如白驹过隙!人生苦短!转眼便至暮年,还是留下来吧!如烟:如烟恳求大王,不忘天下,心系苍生!履行对他的承诺!

曹操没再说什么,如烟又说:恳请大王珍惜那个理解大王的老妇人吧!说完,转身跑出了铜雀台!

公元220年,曹操逝世与洛阳。

春天,万物生机勃勃!在哪无名剑客的坟前!如烟呆坐其前,又时不时的微笑!但眼睛里却毫无生气。

不远处,皇太后卞氏与丁氏互相搀扶着,看着如烟。皇太后问:姐姐原谅他吗?

丁氏:不会!皇太后问:为什么?丁氏:因为他们都是心怀天下的人。

我本淮右布衣,天下与我何加焉!——明太祖. 朱元璋